靠拳头说话 为亲情而落泪–泰森自我介绍

别担心,当这个自问自答脱口而出时,并不代表你得了性格分裂症,那只是你在抗争,一个真我与假我的抗争。前者,用来自我反省;而后者,可以立足尘世。

所以,迈克是迈克,泰森是泰森,合起来就是臭名昭著、却又让人趋之若鹜的迈克·泰森。他彷徨,他失意,他靠双拳打天下,却无力将命运掌控于这双无比野性的大手中。迈克·泰森并非不曾抗争过,可结果还是泰森赢了,这是世俗的胜利。因为血红的眼睛,盯着拳台上血肉模糊的身躯,人们追求视觉冲击的同时,也渴望拳台外的腥风血雨。于是这个从美国贫民窟走出来的黑孩子,成全了大众潜意识里的原始欲望,他也养活了一群无所事事的批评家。这一次迈克·泰森愤怒了,他依旧以拳头泄愤,这一次唐金的脑袋成了靶子。转自搜狐

这只是太多泰森暴虐行径中的一小桩,而今天,我们却要来认识迈克,一个脱离泰森的迈克。转自搜狐

迈克7岁那年便被丢在了大街上,姐姐也是年轻轻地撒手人寰。大凡童年家庭破碎的孩子是很重亲情的,所以即便泰森被各种各样的脏话辱骂着,但是谁也不会否认他是个好爸爸。法耶·米勒是迈克少数几个新闻界的朋友之一,“凡是那两个小家伙说喜欢的,他没有一样不设法弄来,而且还最大程度地提醒自己不在他们面前说粗口,他说那样不利于孩子的教育。迈克轻轻吻着孩子小脚丫子时,眼神中的慈爱,会让任何人动容。”今年一月迈克与妻子莫尼卡离婚时,他主动放弃了孩子们的抚养权。其间他一直打电话给米勒嗫嚅着不能失去孩子,可是最终还是把他们交给了妈妈,理由是“那样孩子们会更有出息”。米勒说迈克哭了,“那天他伏在我的肩上,眼泪流了出来,而嘴里的话就只有那么一句‘没有人关心我’。”泰森一直说自己是百分百的好爸爸,却只是半个好丈夫,所以共度5年的妻子离开了他。对自己不失公允的评价,不难看出迈克故作洒脱的背后,有自知,更有对亲情的渴望。转自搜狐

迈克喜欢范思哲,他说范思哲的衣服够艳丽。可是想想迈克的粗线条外裹上一层触目惊心的橘红色,会是何等滑稽与俗气。“我不在乎,只要它足够醒目。”每一季成衣上柜时,迈克总会来专卖店里扫荡一番,当然他涉猎的除了服饰还包括首饰与其他奢侈品。“每次去商店,我就会让服务员把最贵的款式拿来让我瞧瞧,通常都会成交。好的总是贵的,这我懂。”转自搜狐

迈克的消费观完全是受自卑意识的左右,当白手起家的拳击手开始大笔赚钱时,他们当然会花钱买东西。曾经也是职业拳手的沃伦很明白迈克的心思,“他会想要大房子,要劳斯莱斯或者宾利,这会让他觉得社会地位随着身边附属品价值的增加,也在提高。”但是迈克的待友之道却得不到前辈的首肯,“他总觉得金钱也可以替他买来朋友。我亲眼看见他曾把信用卡交给那群溜须拍马的家伙,他们在珠宝店里抓起一把手表就去结帐,而迈克自己却什么也没买。这样的朋友怎么会是真朋友?”转自搜狐

钱,也许是迈克眼中最有保障的东西,可这一次他又错了。来得快,去得更快,从牢里出来后他就该明白自己迟早要走下巅峰,这也意味着他没有那么多钱可赚了。所以上周迈克会因唐金拒付拖欠的钱款,而挥出老拳。他确实被逼急了,离婚后650万美元的赡养费还没有着落,只能以475万美元的超低价抛售位于康涅狄格区的豪宅。转自搜狐

这名拳坛坏小子最喜欢的去处,是当年那个不需要为容身之地付费的贫民窟。“他们把我当成英雄,没有白眼,没有辱骂,我也不必虚伪地去讨好任何人。”迈克喜欢贫民窟的自由,却希望自己能够洗脱从那里带出来的肮脏。于是他有了自己的信仰——教。转自搜狐

不过迈克的信仰一直都在改变,他曾经是一个浸礼会教友,后来又成了天主教徒,现在则向阿拉祈祷。在监狱呆了三年半后,朗·伯格斯开着豪华轿车去接迈克重获自由,“从印弟安纳波利斯监狱出来后,他最大的问题是车子该向右转去机场呢,还是向左转到寺去进行祷告。结果他选择了后者,而当时迈克的未婚妻却穿着紧包着臀部的迷你皮短裙,这对于是绝对的侮辱,他们被双双禁止入内。其实这说明迈克根本就不理解,对其他信仰也是如此。”迈克想做的不过是踏踏实实安个家,为自己的心找个避风港。可只要他混迹拳台一天,他就难以真正心平气和地面对整个世界。转自搜狐